海峡两岸交流基地
网站首页 馆史简介 馆藏精品 展览信息 新闻资讯 馆聘职称 学术交流 党建天地 大事记 宜兴窑系 电子商务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交流 >> 学术交流
 
学术交流
   学术交流
学术交流  
“宜兴窑系”——中国陶瓷史上杰出的文化类型
发布时间:2015-6-15 14:59:50 来源: 中国紫砂博物馆 宜兴陶瓷博物馆 浏览: 1629 次

摘要:中国陶瓷史发展至今,被国内陶瓷界普遍认同的“窑系”有七个,分别是:北方地区的定窑系、耀州窑系、钧窑系、磁州窑系;南方地区的越窑系、龙泉窑系、景德镇窑系。七大“窑系”均以瓷器为代表,称为“瓷窑体系”。但中国作为一个陶瓷古国,陶器的发展历史比瓷器早几千年,使得确立“陶窑系”势在必行。而宜兴是一个有着七千多年制陶史的文化名城,并且具备着确立“宜兴窑系”的诸多因素和条件。

关键词:窑系;瓷窑系;陶窑系;文化类型;确立宜兴窑系

“土是有生之母,陶为人所化妆,陶人与土配成双,天地阴阳酝酿。”这是郭沫若先生对陶的赞颂。“陶器”是土、水、火在人工作用下完美结合的化身,是一万多年前人类在地球上创造的第一件新物质。“陶器”和“磨制石器”一起作为标志,代表人类社会由此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新石器时期。

 距今一万到四千多年(绵延约6000年)的新石器时期,是中华民族史前文化的一个重要发展阶段。黄河和长江两大流域先后孕育了“裴李岗文化”、“仰韶文化”、“龙山文化”、“河姆渡文化”、“马家浜文化”以及“良渚文化”等文化类型,其中“陶文化”是其主要特征和架构。自阶级社会(以夏朝为标志)形成后,中原文化加速了其发展进程,特别是到了宋代,中华文化已初具规模,并达到了较为发达的水平。其中陶瓷文化则以“汝、定、官、哥、钧”五大名瓷为主,形成蔚为壮观的“南青北白”局面,并逐步确立了 “越窑系”、“定窑系”、“钧窑系”等区域性陶瓷类别的历史地位。“窑系”作为最具代表性的“陶瓷文化类型”,成为中华文明的一个重要形式和载体。

一、“窑系”在陶瓷文化发展史上的地位

陶瓷生产离不开“窑”。“窑”在概念上有三种意思:一是指“窑炉”,也就是陶瓷制品的烧成设备,“窑”指工作空间,“炉”指燃烧系统;“窑”,按其形制,可分为横穴窑、竖穴窑、馒头窑、龙窑、隧道窑和辊道窑等,按其燃料和燃烧方式,可分为柴窑、煤窑、煤气窑、油窑、电窑等;按其火焰流向可分为升焰窑、平焰窑、倒焰窑等;按其炉内氧气和二氧化碳含量可分为“氧化气氛”即“氧化焰”和“还原气氛”即“还原焰”。二是指陶瓷生产的窑场,即历代陶瓷产区,有时还包括就近的原料产地(所以旧称“十里窑场”),如定窑、钧窑、龙泉窑等。三是指窑器,即陶瓷器件,如官窑(器)、哥窑(器)等。

“窑系”和“窑”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窑系”是建立在“窑”基础上的一个特定文化体系。中国陶瓷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特别是到了宋朝,陶瓷产业,空前繁荣;大江南北,窑场林立;名品新品,层出不穷。近代陶瓷学者根据当时各地窑场产品的工艺特点及其社会影响,将其划分为多个瓷窑体系,即所谓的“窑系”。“窑系”的划分与确立可以说是陶瓷文化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它是对一个地区陶瓷文化类型的历史总结和高度肯定。每一个“窑系”都是中华文明的历史见证,是中华文化的精髓所在。

二、中国陶瓷史上几个重要“窑系”及其影响

目前,在国内陶瓷界普遍认同的“窑系”有七个:北方地区有定窑系、耀州窑系、钧窑系、磁州窑系,南方地区有越窑系、龙泉窑系、景德镇窑系。这些“窑系”大多成熟于唐宋、辉煌于宋元、绵延于今朝。

南方“越窑系”是上述窑系中年代最早的一个“窑系”。瓷器成熟于东汉时期,到唐代,在浙江的长兴、德清、上虞、余姚、宁波等地已形成一个规模庞大的瓷器生产系统。当时,宜兴也生产类似的青瓷产品,但陶瓷界将其归入越窑系统。现代考古证明,当时“越窑”系统的中心在德清、余姚一带,历史上有名的“秘色瓷”就产于这里。曾经也有新西兰的路易·艾黎先生在《瓷国游历记》中说:“有些专家认为浙江的德清直至绍兴是著名越窑变迁的路线,我则认为很可能越窑的起点应该是德清以北不远的宜兴。”中国是瓷的故乡,最早的瓷器出现在南方,包括起源于西周的宜兴青瓷。南宋以后,江浙一带瓷业向南转移,这不仅成就了“官窑”、“哥窑”,同时也成就了南方一个新的窑场的崛起,该窑场甚至影响到江西吉安和福建泉州等地,最终形成了一个以“梅子青”、“粉青”为代表的新的青瓷窑系——“龙泉窑系”。2009年,龙泉人凭借“龙泉窑系”的优势,成功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青白瓷”是以宋代景德镇窑为代表烧制的一种具有独特风格的瓷器,并由此构成一个较大的瓷窑体系。当时,江西吉安窑、广东潮安窑、福建德化窑均属于青白瓷窑系。该“窑系”最终成就了江西景德镇成为“中国瓷都”的历史地位。定窑白瓷对后代瓷器影响很大,山西的平定窑、介休窑以及四川的彭县窑都归入其“定窑系”。关于“钧窑系”等其它窑系,同样具有各自特点和悠久历史。

通过认识这些“窑系”,我们可以总结出它们共有的五大特征:有历史、有规模、有特色、有影响、有传承。可以说每一个“窑系”都是中华陶瓷发展史上的重要篇章,也是人类文明发展的重要成果。

三、当前确立“宜兴窑系”的现实性和必要性

陶器的历史虽然要比瓷器早几千年,但现实情况是七大“窑系”均是以瓷器为代表的瓷窑体系,我们认为这主要与当时的生产工艺、历代皇家的追捧和当代专家的认识有关。因为大多数人认为到了宋代以后,瓷器逐渐占据了统治地位,而陶器成为粗质、低档的普通用具。社会发展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随着考古的新发现和人们审美取向的多样化,我们认为应该重新审视陶器的历史地位,对古人和今人有个交代。

中国是一个陶瓷古国、陶瓷大国。我们认为不能只有“瓷窑系”而没有“陶窑系”。宜兴是有七千年制陶史、二千年建城史、近千年“均陶”、“紫砂”发展史的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和中国陶瓷历史文化名城,在历史上被誉为“中国陶都”,因此确立“宜兴窑系存在诸多因素和条件:

1、有丰厚的历史底蕴

七千年的制陶史、二千年建县史构成宜兴陶瓷文化发展的轨迹,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成就了它今天历史文化名城的地位。从未湮灭的七千年窑火成熟了这块土地,历代窑工艺人、先贤名人赋予了它特有的秉性。从新石器中期的夹砂红陶、晚期的黑衣陶、商周的原始青瓷、春秋的印纹陶、秦汉的釉陶、晋唐的青瓷、宋元至明清的均陶和紫砂陶到当代的“五朵金花”等陶器,宜兴的制陶历史从未断绝。目前,在宜兴范围内,地下文物星罗棋布、民间收藏遍及城乡、馆藏器物丰富多彩,构成一幅历史悠久、传承有序、代有新品、匠师辈出的陶瓷发展史画。这种地区性的文化形态和陶文化类型,在中国乃至世界其它地区是不多见的。

2、有众多的窑址遗迹

宜兴山多林密、水网纵横,具备丰富的制陶资源。从古到今境内窑场分布广泛,历史上留下众多窑址遗迹。目前,被国家列为文保单位的有:新石器时期的西溪遗址、骆驼墩遗址,晋代的小窑墩龙窑遗址、唐朝的涧众龙窑遗址,宋代的真武殿古窑群、筱王村古窑群,明清的前墅古龙窑、蜀山古龙窑群以及民国早期的前进龙窑遗址等。其中明代前墅龙窑依然还在烧制产品,称得上是中国龙窑史上的活化石。这些窑址遗迹是宜兴人民的宝贵财富。

3、有可观的文献资料

中国陶瓷史上文献资料丰富,有“博物要览”、“遵生八笺”、“南窑笔记”、“陶说”、“匋雅”、“饮流斋说瓷”以及一些地方志等。但大多数是讲瓷器为主,较少涉及陶器,连建国后有关学术单位出版的《中国陶瓷史》也是如此。宜兴历来崇文厚德,重视文化教育。明清以来留下了一些相关陶文化的古籍书本,有明代的《阳羡茗壶系》,清代的《阳羡名陶录》、《茗壶图录》,民国的《阳羡砂壶图考》、《宜兴陶器概要》等书籍,建国后随着考古工作开展,增加了许多考古资料。近年来,由于紫砂文化的巨大影响,各类紫砂书籍更是大量出版,其中极具影响力的出版物有中国大陆出版的《紫砂陶器造型》、《宜兴紫砂器造型图录》、《紫砂乾坤》、《宜兴陶艺》、《宜兴陶器图谱》、《中国陶瓷·宜兴紫砂》、《紫砂春秋》、《宜兴紫砂珍赏》等以及香港罗桂祥的《宜兴紫砂器》、台湾唐人工艺出版社先后出版的一系列“紫砂丛书”、美籍华人谢瑞华的《宜兴陶器》一书,还有法国学者万福来先生的《销往欧洲的宜兴茶壶》等,其中许多出自专家教授之手。这些众多的书籍,形成一个贯通古今中外、反映宜兴陶文化发展的文献资料库。

4、有独特的陶艺品类

在七千年的制陶史上,宜兴历朝历代不乏名品新作。特别是到了明代中晚期,这个江南小镇正孕育着一场陶瓷产业的革命。由于当地没有优质的瓷土原料,宜兴陶人弃瓷而兴陶,历经几代艺人的毕智穷工,相继产生了两个“原料独特、工艺独绝”的新陶种:那就是起始于宋代,成熟于明清的“宜兴均陶”和“宜兴紫砂陶”。经过近数百年的发展传承,这两种陶器越发显出其顽强的生命力和广泛的影响力。历史上它们为宜兴乃至中国争得过无数荣誉:1910年获大清褒奖、1915年获巴拿马国际赛会金奖、1932年获芝加哥国际赛会优秀奖,建国后又先后在全国陶瓷行评、伦敦国际赛会等大型赛会中屡获奖项。“宜兴均陶”、“宜兴紫砂”在中国陶瓷史上可以说是“名陶无类”,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它们是中国陶器工艺中的两颗明珠。

5、有健全的科教机构

宜兴陶瓷产业发展到当今,不光有量的壮大,同时也有质的提升,这主要靠先进的技术手段和科学的理论支撑。上世纪五十年代,宜兴就有了第一所陶瓷专业学校——陶都大学,后来改为江苏省轻工业陶瓷学校,前几年升格为无锡工艺职业技术学院。目前,宜兴还有高级职业技术学校、丁蜀中等专业学校、宜兴市陶瓷实训基地、成人职业教育学校。另外,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美院、清华美院、南京艺术学院、南京师范大学等许多大专院校,也都有紫砂专业课程。2014年,文化部还在北京恭王府挂牌成立了“中国紫砂艺术研究中心”,宜兴也成立了陶瓷(紫砂)文化研究会,同时在宜兴陶瓷博物馆成立了宜兴陶瓷(紫砂)文化研究院。通过这些专业院所从不同层面对宜兴陶瓷、特别是宜兴紫砂的材质、造型、工艺、装饰等进行深入研究和系统总结,努力形成一套较为完备的宜兴陶瓷工艺、陶瓷文化的理论基础,并为建立“中国紫砂学”打下良好基础。

6、有深远的影响力

宜兴秦时称“阳羡”,到晋时因周氏家族的崛起影响而改称“义兴”,此时,宜兴政治稳定、经济繁荣,陶业也达到历史新高。当时宜兴青瓷工艺成熟,产品广受北方贵族亲睐。从后来周墓墩出土的大量文物中就有许多精美陶瓷制品,其中有三件国家一级文物。到宋代,为避皇帝名号,“义兴”改称“宜兴”。当朝大文豪苏东坡多次来宜兴并留下不少遗迹,同时写下“买田阳羡吾将老,从初只为溪山好”等诗句。到明代中晚期,宜兴均陶和紫砂壶成为非官窑作品而入宫的民窑作品。清朝“康、雍、乾”三位皇帝都喜欢宜兴均陶和宜兴紫砂器,特别是乾隆帝更是痴迷,多次颁旨命造办处到宜兴定制紫砂器,同时在京城内加彩装饰。此时,荷兰人将宜兴陶器带入西方,欧洲人开始喜欢紫砂器,并称之为“东方红色瓷器”。目前看,现今所谓欧洲的紫砂器有三种来源:一是宜兴本土生产;二是广东沿海仿制出口;三是欧洲人在当地仿造。清光绪年间,紫砂匠师金士恒、吴阿根受日本人之邀,到常滑县传授紫砂技艺,改变了常滑县一直以制造大型粗糙陶器的状况,这是宜兴壶艺传入日本的开始。1986年,常滑县还举办了“金士恒展”,举办者对金士恒的突出贡献作出了很高评价。清末民初,宜兴紫砂匠人王东石、何心舟受浙江文人聘请到宁波建“玉成窑”。期间与梅调鼎、胡公寿等文豪共同制作一批极具文人气息的紫砂作品,业内将其称为继陈曼生、瞿子冶之后的又一次文人壶高峰。民国期间,吴云根等多位紫砂艺人还受聘山西平定县,帮助当地开展紫砂陶业生产。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宜兴还先后派技艺人员赴山西临汾、陕西延安以及浙江长兴等地,指导帮助当地紫砂陶器的生产。这里特别要提到福建漳州,由于饮茶及当地民俗的习惯,漳州地区人们很爱宜兴紫砂壶,尤其对红色朱泥壶情有独钟。他们不仅买宜兴壶,另外还利用当地红土仿制宜兴朱泥壶。也许是地域关系,也许是思乡之情,台湾人历来喜欢紫砂壶,上世纪八十年代用小电炉烧紫砂器就是台湾人引进的。现在我们到台湾去进行海峡两岸文化交流活动,随处都能感受到这种紫砂情结。当代国际文化交流频繁,陶艺交流也是如此。上世纪八十年代宜兴派员赴阿曼苏丹国援建巴哈拉陶瓷厂生产日用陶器,受到当地的广泛赞誉。葛军这位当年从外地到宜兴学艺的莘莘学子,目前已经是一位资深陶艺家和一位活跃的国际陶艺学者。每年他都要组织一批国外陶艺家来宜创作交流,并创办了“国际陶艺博物馆”。连续四届举办“国际壶艺双年展”,这对加强宜兴对外文化交流和对外影响起到积极作用。

综上所述,从古至今宜兴窑对外都有广泛影响,可以说是:根在宜兴、茎蔓各处、花开四季、果结全球。这也是尽快确立“宜兴窑系”重要性、必要性的一个主要因素。

四、确立“宜兴窑系”对中国陶瓷文化的影响力

中国陶都,陶醉中国,宜兴陶瓷门类众多,品种齐全,除了以紫砂为代表的艺术陶瓷外,还拥有工业特种陶、园林建筑陶、特色耐火器材和日用陶瓷等,展示了陶都宜兴的鲜活亮色和时代风流。

宜兴陶业经过前人的不断努力,现今正处于较好的发展态势。目前有二项国家级非遗项目、二个金字招牌(国家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二个重要平台(中国紫砂博物馆、海峡两岸文化交流基地),另外具有一支庞大的从业者队伍和专业人才队伍(直接参与设计制作人员超过十多万人、有各类技术职称人员达一万多人、国家级大师二十多人)。目前有陶企400多家,年销售150余亿元。长期来,宜兴市政府将宜兴陶艺看作一项文化事业和富民产业,在许多方面给予扶持和引导,这使得宜兴陶业特别是紫砂艺术得以快速、健康发展。

宜兴经济发达、科教领先、文化繁荣。近年来各类大型学术论坛在这里举行,其中包括国际性的陶瓷研讨会。已先后举办“中国陶都—陶瓷产业发展论坛”、“宜兴骆驼墩文化论坛”、“宜兴青瓷文化研讨会”、“宜兴紫砂文化研讨会”、“宜兴窑古陶瓷研讨会”等。在2005年的宜兴国际陶艺研讨会上,国际陶艺学会主席托尼·弗莱克斯在会上郑重宣布:宜兴是世界制壶中心。这些论坛的成功举办,已经让业界、学术界专家对宜兴窑有了一定的认识、认知。今后,我们还要举办更高层次、更加广泛、针对性更强的学术论坛,让更多的学者、专家来关注“宜兴窑”、研究“宜兴窑”、认同“宜兴窑”,从而为确立“宜兴窑系”创造良好的氛围条件。

确立“宜兴窑系”不仅仅是学术成果的问题,它对于宜兴乃至于江苏地区均具有重要的意义和影响。

确立“宜兴窑系”,将会进一步加强宜兴地区的历史文化底蕴;加强对外文化交流特别是海峡两岸文化交流。

确立“宜兴窑系”,将会进一步促进宜兴陶瓷产业的发展;加强与外地区相关文化产业的协调与发展。

确立“宜兴窑系”,将会进一步挖掘宜兴物质文化遗产;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与保护,从而更好地助推宜兴紫砂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总之,确立“宜兴窑系”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后人的重要工作,也是彰显宜兴人文化自觉、文化自信和文化自强的重要举措。

做好该项工作任重而道远,但值得我们为之而努力。

周小东

                                                  201412

分享到: 更多
Copyright © 2011-2020 http://www.yxtcbwg.com All Rights Reserver 中国紫砂博物馆 宜兴陶瓷博物馆 【江苏省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项目成果(2015SJD390)】 版权所有
电话:87188255 传真: 地址:宜兴市丁蜀镇丁山北路150号 QQ: Email:yxtcbwg@163.com
苏ICP备11002712号-1号 技术支持:零无宜零